關於部落格
現以個人歌詞翻譯為主
  • 173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看不見的手臂

不狂亂的酒醉令人圍繞著閣樓中小小的城堡轉圈… 嗚呼…看不見的那手臂發出灼熱的痛楚… 為了平息《幻肢痛》而在酒中沈眠… 「…跟隨阿爾法勒斯將軍!」 染上黃昏色彩的這個古老野獸的森林中…在戰場相遇的兩名男性… 金髮的騎士…紅髮的騎士… 迴轉的爭鬥…堆積起來的屍體… 加害者是誰…被害者又是誰? 斜陽的影子令劍刃發出緋黑色的光芒── 與一隻手臂一起被奪走的他的人生 工作枯燥戀人也出走了… 是什麼都失去被奪走的最差的人生 害怕著突然襲來的痛楚生活著…… 「在一般的情況下…被你的夢魘打擊的話… 我會…就這樣死去吧… 再見了…我比誰都要愛你… 就算是這樣…也當不了腹中的孩子的好父親…」 葡萄酒…有氣葡萄酒…蒸餾葡萄酒… 嗚呼…沈.睡森林的靜寂被切開…那傢伙又出現了── 策馬奔馳的英姿…其實是 惡夢 …紅色的頭髮亂散…揮舞著死神的巨鐮… 割下首級的身影…其實是 風車 …緋色的花朵亂開…振奮著精神的指針… 輕輕地纏上了闇冥── 從夢中醒來的現實 仍是在惡夢之中 所以…他之後的人生是 酒與狂亂…循環的痛苦之中 左臉頰上有十字傷 紅得如火燒一樣的頭髮與鳶色的眼睛 要把那傢伙殺死…的手臂在疼痛 『看不見的手臂』在疼痛… 加害者是誰…被害者又是誰…要把死神找出來並埋葬…… 「…殺啊!」 騎士再次乘上馬背…時間默默地把世界移轉── 在異國的酒館再會的二名男性… 單眼而且獨臂 醉倒而又陶醉 嗚呼…以前的蠻勇 已經一絲影子也沒剩下…… 男子突然 把手中的黑劍揮出 「退開…」 往周圍飛散的液體 彷彿是葡萄酒 「你到底是誰…!」 在刺出的同時…手邊供奉的花朵名為──「晚安」 「晚安…」 在拔出的同時…被燃點的詩篇名為──「再見」 「再見…」 跌倒的男子名為Laurant…走去的男子名為Laurencin… 另一個Laurant…只能…呆若木雞地站著…… 加害者是誰…被害者又是誰…增加的只有犠牲者…… 迴轉啊…迴轉…憎恨的風車…舞動啊…舞動…就如火焰一樣… 嗚呼…在柱石的後面…有少年的影子…鳶色的眼睛…正在看著… 「人生不可以變成那樣…雖然,這份痛苦才是,我生存的証明…!」 從復仇劇的舞台走下時…男人開始思考… 剩下的手臂…剩下的人生…和那看不見的意義── 杯中是滿滿的葡萄酒…那味道沁進胸膛…… 「在那裡有浪漫嗎?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